明代青花双燕绘画盘鉴赏

这是一只明代青花双燕绘画盘(见图)。其高2.8厘米,直径23.5厘米,盘面绘满了青花图画。正中央的圆形盘底,醒目地绘画着一对燕子,其间一只休息在假山之上,注视水面,呢喃私语;另一只回旋扭转空中,双翅打开,颈项高抬,紧眯的眼睛透视出高兴,一片“安闲娇莺恰恰啼”的愉悦感。假山后边,修竹、剑兰交织,花枝招展,可谓春意盎然。盘底周围,装点有16幅装修图画,或枝果花卉,或缠枝莲纹,摆放规矩,有条有理。异乎寻常的是,这件瓷盘反面也制作了简练的青花图画,规整而明晰;盘底中心印有款号:天启年制。整件藏品发色舒雅,画工细腻,表里绘画,瓷质白细,釉面润泽,造型规整,是地道的全品。

民国许之衡的瓷器专著《饮流斋说瓷》中说到:“吾华制瓷,可分为三大时期,曰宋,曰明,曰清。”在我国青花瓷中影响深远的明代青花,选材广泛,多用传统的毛笔绘画,方法上则惯用各种线条和点染、烘托技巧。明代青花最为明显的特征就是,不同的时代,青花的内容及特征也有差异。明代前期因为青料简单晕散,不宜绘清楚人物造型及神态,所以人物纹饰较少;中期技法及工艺进步,比方成化、弘治朝风格浓艳,正德年朴素厚重,万历时盛行山水人物。而这件青花双燕盘,契合了明晚期天启年间特征,绘图形式多样,体现生动活泼,趋于适意,充满了生活气息。

“几处早莺争暖树,谁家新燕啄春泥。”燕子作为益鸟、人类的朋友,在我国历代文学作品中大量出现,也成了春天的标志。如晏殊的《破阵子》:“燕子来时新社,梨花落后清明”,形象地描绘了春天的现象;乔吉的《天净沙·即事》则运用叠词奇妙地再现春日的特征:“莺莺燕燕春春,花花柳柳真真,事事丰丰韵韵”;至于欧阳修,更是另辟蹊径,借景抒情:“笙歌散尽游人去,始觉春空。垂下帘栊,双燕归来细雨中”(《采桑子》)。品尝这件青花瓷盘中的一对燕子,不由想到它们男女颉颃,飞则相随的特征,更让人联想到《诗经》里的句子来:“思为双飞燕,衔泥巢君屋”,“燕尔新婚,情同手足”。

有专家看过此盘后,曾慨叹说:“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”,一语双关的妙语点评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,让我在今后的保藏之路上充满信心。


随机文章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